河南禁了过年燃放烟花爆竹禁、限、还是放?

摘要:

  燃放烟花爆竹作为国人表达喜迎佳节的传统行为,世代传承。但随着时代发展,燃放烟花爆竹的讨论声开始此起彼伏,及也在“禁”改“限”“限”改“禁”的问题上一再纠结。燃放烟花爆竹作为国人表达喜迎佳节的传统行为,世代传承。但随着时代发展,燃放烟花爆竹的讨论声开始此起彼伏,及也在“禁”改“限”“限”改“禁”的问题上一再纠结。

  作为人们最熟悉、最传统的祈福仪式,在春节燃放烟花爆竹早已成为人们庆祝佳节不可或缺的文化符号。它跟春联、年画、秧歌、饺子、汤圆一样,是中国人记忆里最生动的生活场景和温暖细节,更是整个民族的传统民俗文化,被世代传承。

  燃放烟花爆竹作为国人表达喜迎佳节的传统行为,世代传承。但随着时代发展,燃放烟花爆竹的讨论声开始此起彼伏,及也在“禁”改“限”“限”改“禁”的问题上一再纠结。燃放烟花爆竹作为国人表达喜迎佳节的传统行为,世代传承。但随着时代发展,燃放烟花爆竹的讨论声开始此起彼伏,及也在“禁”改“限”“限”改“禁”的问题上一再纠结。

  作为人们最熟悉、最传统的祈福仪式,在春节燃放烟花爆竹早已成为人们庆祝佳节不可或缺的文化符号。它跟春联、年画、秧歌、饺子、汤圆一样,是中国人记忆里最生动的生活场景和温暖细节,更是整个民族的传统民俗文化,被世代传承。

  河南商报记者从省污染防治攻坚办下发的这份特急通知中看到,为应对冬季重污染天气不利影响,我省进一步扩止燃放烟花爆竹区域范围,杜绝全省范围内燃放烟花爆竹现象。

  通知中要求,包括乡镇和农村在内,各地要抓紧时间出台辖区烟花爆竹燃放管理,明确市县全域内全时段,全面燃放烟花爆竹,并将出台的具体的相关落实文件于1月18日报送省污染防治攻坚办。

  2017年,农历除夕至正月初六的7天春节长假期间,全市共出动烟花爆竹禁放执量3万余人次,检查各类单位、场所、小区、街巷等2万7千余处。

  全市禁放区接违规燃放烟花爆竹警情38个,同比下降44.1%。7天里,全市共立案查处违法燃放、销售行为24起,行政10人,行政罚款14人,教育45人;非法经营摊点6处,收缴非法烟花爆竹38箱。

  从执法数据看,虽然禁放区域扩大至六合、溧水,但是禁放成效明显,违法燃放、销售行为大幅度下降,执度较往年不断加大。禁放区继续保持烟花爆竹“零火警”、“零”,国家环保部通报南京春节期间空气质量持续良好。

  央视网消息:针对岁末年初烟花爆竹进入销售、燃放旺季,非法生产、经营、运输、储存烟花爆竹可能增多的情况,高度重视,多次召开全国机关视频会议进行部署,并会同国家安监总局联合下发通知,要求各地机关会同安监部门安全隐患“零”,切实加强烟花爆竹安全监管工作,发生安全事故,为广大群众欢度春节创造良好的治安。

  同时,各地还积极回应人民群众对安全、环保的呼声,积极推动各级按照《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的,制定出台烟花爆竹禁限放政策,进一步压缩燃放总量。目前,全国共有444个城市燃放烟花爆竹,其中省会市10个、地级市91个、县(市)343个;764个城市燃放烟花爆竹,其中直辖市4个、省会市15个、地级市174个、县(市)571个。

  鸡年春节的上海平安,蓝天白云、和煦春风伴随着广大市民、游客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假期。正月初七(3日)是节后首个工作日,记者从上海市相关部门了解到,春节期间,上海再度实现了外环线内烟花爆竹“零燃放”,外环以外非禁放区的燃放量比去年同期下降80%以上。

  无论是清新的空气还是整洁的街衢都表明,去年上海出台的“禁燃令”已然深入,人人守法带来了家家受益。

  “清新”体验让宣传更得力。正月初六(2日)迎来60岁生日的上海松江区莫允基完成了整整33年的职业生涯。正月初四(1月31日)夜晚,他在永丰站了自己的最后一班岗。这位老感慨不已:“以前从除夕到正月初五‘迎财神’,辖区里燃放烟花爆竹天天有;自从去年上海出台了‘禁燃令’,市民们都非常配合,今年大家更是以实际行动支持上海春节的干净。”

  今年春节假期,上海、消防官兵以及志愿者对外环内区域和外环外依法划定的33处禁放区域、241条禁放道、3989处禁放场所划片包干实施巡查。不少、消防官兵以及志愿者都感受到,今年的“禁燃”宣传比往年都轻松且顺利。

  闵行田园新村所长周宇介绍:“位于颛桥的君莲养老院虽然地处外环线外,为了不影响到居住在此的近300名老人夜间休息,此间也被列为禁燃区域。”早在过年前,社区就向半径1公里范围内的四个居民区发布了公告,并通过微信号将详细的禁燃公布。“居民们非常理解和配合,从除夕到正月初五,实时监测配合地面巡逻,保障了老人们度过一个温馨的春节假期。”周宇坦言,“经过两年的大力宣传和亲身体验,市民们都非常支持我们的工作。”敬老院的老人们更是纷纷翘起大拇指:“空气新鲜了,道整洁了,神清气爽的春节线微克/立方米,比2013年至2015年同期下降90%。春节假期,上海实现了外环线内“零燃放”,“报警类”110警情同比下降17.6%,全市受理火警数、出水数同比分别下降23.7%和17.6%,上海全市没有发生因燃放烟花爆竹引发的伤损事件。

  “春节到了,我不放不放啦,环保又安全,不放不放不放啦……”2017年的春节,一首禁燃禁放烟花爆竹的“神曲”《不放不放》在微信朋友圈里刷屏。这是上海首部“禁燃”主题MV,歌曲由上海静安与“网红乐团”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共同完成,歌词由静安宣传科张昕即兴创作完成,“前后就花了3个小时。”静安警方介绍,根据静安区商业中心、商务楼宇汇聚的特点,这首禁燃禁放主题曲已经在辖区各商务楼宇,大型商业中心以及居民小区的电子屏幕上滚动。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近年来愈发严重的空气污染、公共安全等问题,让广大上海市民认识到“从我做起”对的重要意义。自去年禁燃出台后,今年区域禁燃,其他区域减少燃放已经成为市民们的“约定俗成”。不少市民表示,大家真正受益之后,、共守蓝天已经成为自觉行动。

  上海虹口王贵富告诉记者,“禁燃令”从出台到实施,历经两次“过年”大考,已经使每一位市民深切感受到了这一成功的社会治理范例。“我们每一个人,既是法律的遵守者,又是守法的监督者,更是法律的受益者,这是上海社会治理的常态,是我们共同的社会实践。”

  上海铁局上海客运段团委副杨子说,“燃放烟花爆竹图一时热闹,长时间却会造成空气影响、垃圾残留以及火灾隐患。虽说上海有烟花爆竹燃放点,但我们一家人都没有燃放。”杨子说,社会在进步,每个人都应该主动爱护、。“减少烟花爆竹燃放,不在公共场所以及高铁列车上吸烟等举措,虽然细小却都应该‘从我做起,惠及人人’。”

  从交通违法大整治到烟花爆竹‘禁燃令’,上海的实践呈现出“法自在”的可喜进步。良好的社会秩序需要立法先行,需要有法必依、执法必严,更需要把法律法规深化到市民的日常生活习惯中,才能真正消除一些长期存在的城市治理。不闻爆竹声声,但见白云朵朵、清风徐徐,将成为节日的美丽常态。

  】要安全,“禁!”20世纪80年代末,市因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的财产损失和人身事件呈逐年上升趋势,许多市民要求有关部门采取措施禁放烟花爆竹。于是,市于1987年开始实施《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暂行》,采取“逐步、趋于”的管理方针。

  1992年6月1日,广州首开“禁放”先河,出台了《广州市销售燃放烟花爆竹管理》,任何单位和个人在广州主要区域范围内燃放烟花爆竹。尽管反对和争议不断,紧随广州之后,于1993年12月1日颁布施行了《燃放烟花爆竹的》,在市内全面燃放烟花爆竹。

  据报道,20世纪90年代初,上海曾发生一起悲剧:一户市民过年娶亲,燃放“高升”炮仗,不料,“高升”从空中落下直接在新娘头顶爆炸,喜事变成了丧事,而当时春节期间全市各大医院更是疲于救治此类伤者。1993年,上海市十届一次会议上,100多名市代表提交7份议案,强烈要求禁放烟花爆竹。

  此后,以鞭炮容易伤人、引发火灾以及城市为由,一场“禁放”席卷中国各大中城市,280多个城市陆续实施“禁放”。而事实也证明,20世纪90年代后期,“禁放令”施行之初确实在降低污染、减少事故方面起到了一定作用。

  但随着传统习俗力量的复苏,保留春节燃放烟花爆竹以增加节日气氛的呼声日益高涨,春节期间不少城市出现在禁放区“顶风放炮”的现象,执法成本高,执行效果差,“禁放令”尴尬。(据与法制时报)

  “逢年过节没有些许响动,那还叫什么过年?”在禁放烟花爆竹之后的前一两年,被禁放的城市大都比较平静,之后陆陆续续开始有主张燃放的民间情绪涌动。那时,有些人偷偷摸摸出来燃放烟花爆竹,不少看到的行人非但不,反而驻足观看、鼓掌欢呼,连有些执法人员都对这种违规行为睁只眼闭只眼。

  人们支持过年过节燃放烟花爆竹,图个热闹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则是人们对传统仪式的推崇。比如,民间讲扫掉晦气、迎接财神,不少商铺年后开业,总觉得点燃鞭炮,来点儿声响,意味着开门大吉好彩头。

  为充分体现,2003年12月,青岛率先对原有的烟花爆竹“禁放”政策做出了修改,青岛市在“问政于民”后,明确在春节期间的6天,在的燃放场所以外的区域,可以燃放烟花爆竹。此举一出,许多城市积极响应、纷纷仿效,有的城市当年春节就开禁了。

  在这种力量的冲击下,没有开禁的城市违规燃放的现象更加严重,保留春节燃放烟花爆竹以增加节日气氛的呼声越来越高。据说那年的农历新年到来之际,上海、天津、重庆、成都、南京等市的禁放区内烟花爆竹燃放持续不断,因为“法不责众”,市民的燃放行为几乎控制不了。随后,相关禁放烟花爆竹的政策也逐渐有所松动,由原来的全面调整为指定地点、指定时间的燃放。

  2003年,的烟花燃放点虽然从过去的32个扩大到52个,而且限定在郊区县各度假村和空旷地带,但燃放烟花爆竹的行动仍然向市区逼近,连长安街一带都有人在楼顶上燃放了。2005年5月16日至31日,市网站“首都之窗”全文刊登《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草案)》,公开向市民征求意见。彼时,在燃放烟花爆竹调查中,内务司公室委托18个区县向市民发放6万份调卷,其中赞成适度放开的占收回有效问卷总数的69.64%。

  2005年12月1日,《市烟花爆竹管理》实施,并正式宣布实行“禁改限”,居住在城八区五环以外地区的居民可以燃放烟花爆竹,即使城区也可以在的时间和的区域燃放。

  2006年,平安度过了“禁改限”后的第一个春节,而此时离“禁放令”颁布已经过去了12个年头。随后,上海、天津、重庆、武汉、南京、西安、成都等一些大中城市陆续实行“禁改限”,除了加油站、天然气站、文物古迹、学校等场所,春节期间,市民可以在全市范围内燃放烟花爆竹。这一年之内,全国约有170多个城市都由禁放改为燃放,有的城市还完全放开了。(据与法制时报)

  但到了2011年,随着对PM2.5值的日渐关注,烟花爆竹带来的污染问题开始扰动。2013年年初,一家通过在线%的认为“空气质量”比“燃放烟花爆竹带来的气氛”更重要。

  据介绍,集中燃放烟花爆竹会对空气质量造成严重影响,特别是在不利气象条件下,污染物在短时间内大量积聚,难以及时扩散,将明显加剧空气污染。

  从历年春节期间空气质量数据看,大部分城市在集中燃放日空气质量超标,空气中PM10、PM2.5等污染物浓度显著上升。例如,2015年春节期间,大年初一(2月19日)凌晨2时,全国PM2.5和PM10平均浓度均达到最高,分别为185和270微克/立方米,比除夕夜20时平均浓度分别升高1.5倍和1.2倍。受烟花爆竹燃放的影响,初一凌晨2时,全国338个城市中有160个城市达到重度及以上污染。

  2015年12月,郑州市出台《郑州市燃放烟花爆竹》,取消“限放”,改为“禁放”。这也是郑州城区“限放”9年后,第一个燃放鞭炮的春节。当地环保部门监测显示,2016年是郑州近4年来最“清新”的春节,空气质量得到明显改善。2017年元旦前,郑州市再次发布“禁放令”,明确市内多个区域燃放烟花爆竹。

  继郑州之后,河南大多数城市也陆续发布“禁放令”,明确了城市建成区禁放或禁限放政策。而除了河南,当前各地禁放、限放鞭炮已成为常态。治安管理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全国制定烟花爆竹禁放政策的城市有138个,制定烟花爆竹限放政策的城市有536个。随着雾霾天气的频发,一些限放的城市也都开始实行“遇重污染禁放”措施。

  燃放烟花爆竹的习俗,确实历史悠久,但习俗总要嬗变,也应适应时代发展。“让传统文化年俗主动适应新常态是必然要求。”民俗专家、省民俗学会理事长施立学表示,对烟花爆竹进行改良,提高环保程度,或者能找到代替烟花爆竹的佳节庆贺形式。希望有更积极的措施,引导催生适合当代社会的“新民俗”。(据与法制时报)

  】鞭炮对空气质量影响有多大?数据告诉你临近春节,烟花爆竹市场逐渐升温,而人们对于空气质量的担忧,也让各地关于烟花爆竹的相关禁放措施受到广泛关注。那么,燃放烟花对空气质量究竟有着怎样的影响?“年味”和“空气质量”之间真的是不可调和的矛盾吗?

  国内外的相关研究表明:大量燃放烟花爆竹对大气中颗粒物浓度、二氧化硫和二氧化氮浓度增加有明显影响,特别是对细粒子浓度贡献最大,燃放期间PM10和PM2.5质量浓度分别可达平时的4倍和6倍。

  污染物浓度排放进入大气后,其扩散传输和主要取决于气象条件。研究表明,在不同的气象条件下,同一污染源排放所造成的地面污染物浓度可相差几十倍乃至几百倍。有利于污染物扩散和稀释的气象条件将降低污染物的浓度,不利于污染物扩散的气象条件将造成污染物的累积,引起浓度升高并造成持续性污染。以2016年除夕为例,从当天晚间7时起,受燃放烟花爆竹影响,市PM2.5浓度开始呈上升趋势,凌晨0时至1时,由于烟花爆竹集中燃放,全市PM2.5小时浓度明显跃升,凌晨2时每立方米浓度达到峰值700微克。由于除夕夜间市地面为静风,污染扩散条件明显转差,PM2.5浓度达到峰值后的回落速度较慢,除夕后半夜全市PM2.5浓度始终维持在较高水平(460微克/立方米以上)。

  我国多地都出台了不同程度的“禁放限放”措施,以为例,2017年春节期间,市烟花爆竹零售网点将进一步缩减,销售时间将进一步缩短;在空气重污染橙色、红色预警时暂停销售、配送烟花爆竹,全市范围内燃放烟花爆竹。近年来,的烟花爆竹销量逐年减少,不放或少放爆竹成为“新风尚”。据市政市容委环卫处统计,除夕6时至大年初一6时,市环卫共清运爆竹残屑412.99吨,同比减少33.81%。值得一提的是,日前河南“禁燃令风波”引发关注,有关部门的初衷虽好,但也不能缺少科学的决策。春节燃放烟花炮竹,虽在一定范围和时间段影响空气质量,但其是千百年来延续下来的传统活动仍然在人们心中根深蒂固,特别是在农村地区犹为突出,在制定相关政策时,也应经过充分调研,切不可脱离了。

  减少烟花爆竹燃放的确有利于降低空气污染程度,但想让年过得尽兴,与其光靠管控,不如根据天气情况科学燃放。中国气象局以及很多地区的气象部门尝试发布烟花爆竹燃放气象指数。例如中国气象局综合考虑影响烟花爆竹燃放安全、污染物扩散条件和空气质量等三方面因素,将烟花爆竹燃放气象指数分为适宜、不太适宜、不适宜和极不适宜等4级。当指数达到4级时,不要燃放。

  【观察1】外媒关注中国春节部分城市燃放烟花爆竹英国公司网站1月28日报道称,鸡年春节来临,为了改善空气和噪音污染,许多中国城市今年都呼吁减少燃放烟花爆竹,也了燃放的时间和售卖的地点。

  应该从生产销售环节去规范它们,不要弄出杀伤力过大的玩意儿。至于放,其实应该允许人们有做(对自己)有一定的事情的。你可以以个人名义在小区里贴海报宣传说今年大家少放炮多吃肉,但是听不听看个人就是。

  说说近况吧。我爹从2014年开始就不买鞭炮了。虽然楼群里还是有人放。但是是越来越少了。今年开车回家的时候,老爹还在说,过年省了两百块钱的炮竹钱。也省心了。其实近两年春节我最大的感受是,年三十跑出去放个鞭炮的人越来越少了。拿着手机一边看春晚一边刷微信的人越来越多了。真正很开心地去买去放的人,其实大多都是父辈,比如我爹——真真是一脸孩子才有的兴奋,这种表情也许一年就这么一回。

  为什么非要用“禁”的思去对待一个危害远比不通事故的民俗呢?否则我们是否应该所有使用燃料的机动车呢?我相信那绝对能显著降低污染的程度和交通事故的发生。

  我反对在人口密集区域放烟花爆竹,但是人口不密集的地方放鞭炮危害不是太大。由于并不频繁,也没有长期的影响。而放鞭炮毕竟也有好处,比如增添过年的愉悦氛围(这类好处可能比较主观,我就不多列举了)。所以禁放与否还是让每个地区的人自己决定比较好。全国就不必了。如果出台法律,也应该是对排放做出而不是对燃放行为做出较好。这样可以在民俗的同时促使更环保的选择出现。

  】什么物品可以代替春节时燃放的烟花爆竹可以选择哪些方式替代传统的烟花爆竹,减少污染,欢度一个“绿色春节”呢?

  在2008年奥运的开幕式上,鸟巢上空燃起的烟花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种烟花特点是无纸屑、无残渣、无刺鼻味道、烟雾小。它运用新型环保材料代替了“纸壳压力舱”,压缩空气取代了火药。传统烟花均用纸壳封口,新型环保材料的封口效果比纸壳更牢,能在烟花起爆的瞬间,充分燃尽;压缩空气取代火药,通过电磁阀控制压缩空气产生爆发力,弹射礼花,也就不存在刺鼻异味和烟雾的问题了。

  使用环保型烟花,它主要通过三方面减少污染:一是在烟花爆竹配方中不采用含有重金属和硫元素的物质,从而减少二氧化硫气体和其他硫化物的生成;二是减少金属粉的用量,某些环保烟花全部使用有机物作为可燃物;三是通过改变氧化剂和可燃物的量来改变系统的氧平衡和燃烧温度,控制燃烧反应。

  电子鞭炮是一种代替传统鞭炮的环保、安全、无火药、可反复“燃放”的电子产品。电子鞭炮是采用电容器充放电原理制作,产品接通电源后不仅能发出普通鞭炮的模拟声,还能随着响声发出闪光,以假乱真.电子鞭炮无污染,不会发生伤残及火灾事故,并且能重复使用。

  2012年春节期间,在网络微博上一些环保组织及民间环保人士发起了“绿色过年”的,号召大家把计划购买鞭炮的钱捐出来,给每个城市的环保组织买PM2.5监测仪。“用欢笑代替鞭炮.鞭炮少一点,欢乐多一点;污染少一点,天空蓝一点”。这种“绿色过年”,得到众多网民的响应。

发表评论

用户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