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徐文兵:为什么人制定出来的血糖、血脂、血压的指标要套到我们中国人身上呢

摘要:

  现在出现特怪的现象,一个人浑身不舒服,到医院查啥都正常。我们为什么不是根据人的感觉去治,而是要根据指标去治呢?为什么人制定出来的血糖、血脂、血压的指标要套到我们中国人身上呢?有多少人按照这样的指标在活着?现在出现特怪的现象,一个人浑身不舒服,到医院查啥都正常。我们为什么不是根据人的感觉去治,而是要根据指标去治呢?为什么人制定出来的血糖、血脂、血压的指标要套到我们中国人身上呢?有多少人按照这样的指标在活着?

  很多人说,出产在我们中国的药叫中药,你看我们中医讲地道药材,川芎啊、浙贝啊,山西的党参、黄芪,东北的野山参……不对。中医有很多药是外国进口的,不是产在中国的,像乳香、没药等等。为什么这些不产在中国的药我们也管它叫中药呢?什么叫中药?不管它长在哪,哪怕长在月球上,只要在中医理论指导下运用,就叫中药。

  现在出现特怪的现象,一个人浑身不舒服,到医院查啥都正常。我们为什么不是根据人的感觉去治,而是要根据指标去治呢?为什么人制定出来的血糖、血脂、血压的指标要套到我们中国人身上呢?有多少人按照这样的指标在活着?现在出现特怪的现象,一个人浑身不舒服,到医院查啥都正常。我们为什么不是根据人的感觉去治,而是要根据指标去治呢?为什么人制定出来的血糖、血脂、血压的指标要套到我们中国人身上呢?有多少人按照这样的指标在活着?

  很多人说,出产在我们中国的药叫中药,你看我们中医讲地道药材,川芎啊、浙贝啊,山西的党参、黄芪,东北的野山参……不对。中医有很多药是外国进口的,不是产在中国的,像乳香、没药等等。为什么这些不产在中国的药我们也管它叫中药呢?什么叫中药?不管它长在哪,哪怕长在月球上,只要在中医理论指导下运用,就叫中药。

  好多人跟我抬杠,那东西人家就实实在在有效果啊,用什么理论指导有什么关系。有些人,从就开始讲,废医存药,意思是中医没用中药有用。那我问你,我给你盘菜你炒一下,原料一样,你炒的跟厨子炒的出来的为啥不一样呢?下棋那棋子儿有用,棋手没用?那咱上来就比谁棋子儿多吧?所以一些浅薄粗陋的人只能看到有形的物质,看不到背后使用它的思想。所以抗日战争的时候为什么那么多人投向日本鬼子?唯武器论:人家有坦克,有掷弹筒,有三八大盖,我们只有红缨枪、汉阳造。但最后谁赢啦?同理,乐队就要乐手就行啦,要乐队指挥干嘛;足球队上去就踢就得了,要教练干嘛。所以先讲中药,是想说明什么叫中医。

  

优发娱乐

  世界是物质的。但是我问大家一个问题:物质背后是什么?如果把一个粉笔无限分下去,分到最后它是什么?人身上长一个肿瘤是物质的,但它最初是个什么状态?现在一说我们要研究到生物学的水平,那背后是什么?再分是什么?原子再分呢?分到最后是什么?大家都知道波粒二象性。光到底是物质还是能量的运动?没法说了。所以大家首先要学中医的精气神理论,你会知道世界不仅是物质的。

  第二,理论解释了事物的普遍联系和变化发展。中国古人的智慧早把这些貌似不相干的东西联系了起来,而且发现了他们内在的规律。

  另外我们要学习中医的藏象理论。藏象不是解剖。解剖看到的是有形有质的东西,比如说我们切开一个胃,这是解剖,但是你回答不了胃为什么蠕动,为什么不蠕动;什么时候蠕动,什么时候不蠕动;为什么胃壁上会长一个溃疡。都说我们不学解剖,我们学,但我们发现光学解剖没有用,你要能解释解剖背后的东西,那才有意义,那才是中医。

  讲到“文化”二字,很多中国字一说好像挺熟,你一问啥意思,这东西还二乎。我简单把它归纳一下,叫文字和。意思是说它是俩概念。文以载道,“道”可以通过文字的方法表达出来一小部分,但更大的部分连文字都表达不了,所以古人叫是口传心授,不著文字,直指。所以要想学中医的文化,两个手段,第一借助现在下来的中医古籍,去认字,去识字,去读书。但是别以为你把《黄帝内经》都背下来你就懂中医了。

  诸葛亮舌战群儒的时候说过,有一帮腐儒,“寻章摘句白首穷经,笔下虽有千言,胸中实无一策”,就是一些纸上谈兵的人。所以还需要。什么叫教呢?那就需要老师去“传帮带“”,去言传身教,去感染。古代学医为什么要给老师打杂三年,你以为那是童工呢?那是在教,那是一种无形的感染,那是一种对心灵的震撼和影响。

  今年我46岁了,从我学医的经验,要从两方面着手,一个从文字,读书着手,一个要去见习实习,要去锻炼。我们经常说学习学习,翻译成英语:study。我说你们拿那么粗鄙的英文翻译我们汉语,实在把我们搞糟践了。学和习是不一样的。学是我讲你听,你看书;习是去实践。习的甲骨文是两个小鸟在日头下飞,小鸟出窝的时候跟着老鸟跌跌撞撞去飞,那叫习。大多数人都是在那儿坐着叨叨。

  很多中医一说就是“我能治癌症”。我说别说治癌症,我今儿个感冒发烧明天你给我退了。别想着说是别人不承认你,老想干一票大的。你看儿童医院排着长队,抱着孩子的爹妈那焦灼的表情。我当时跟裴永清老师抄方的原因,就是发现裴老师在门诊退烧没有超过三副药的,基本上就是半副药下去烧就退了。老师说了一句很逗的话,《伤寒论》治什么的?《伤寒论》开始就是抗感冒啊,学了半天《伤寒论》结果不会治感冒?所以大家坐而论,起而行。

  而且学中医别好高骛远,别指着我今天告诉你一个什么方,然后你就出去说能治这病那病,别害人了啊。以前有个秀才先去考武,结果没射中靶心,把报靶子的给射死了;后来改学文,屡试不第;最后学医,哪天自己病了,“自拟其方,服之,遂卒”。所以不要奢望那种更快的东西。

  1996年中医药大学校庆,我们请启功老先生题了个中医药大学的匾额,用大理石镶在校门上边。启功老先生写的那个医就是“醫”,繁体字。贴上去不久,来了个自称文字工作委员会的人,说这个字违法。最后生生地把这两个字敲掉,从启功老先生其他的字儿里面找了个“醫藥”贴上去。你们不觉得可悲吗?

  更有意思的是,2007年我出版了我的心血,叫《字里藏医》,解释汉字的。我说能不能给我出成繁体字竖排的?出版社说,这个违反国家语言文字工作法。我说我们现在是汉族吗?居然我用我祖先的文字出本书还违法。2011年,的一个出版社发现了我这本书,通过厦门中图公司买了版权,在出版了竖排繁体版。这本书去年被《中国时报》评为十大好书之一。

  我大家学中医的话先认繁体字。简化汉字基本上把中国文化抹杀了大半。有人说你,来!咱试试啊。

  脏,的“脏”。这个字还念zng,所以现在高血脂、高血压、高尿酸那么多,肿瘤那么多,我说这汉字弄的,把内脏都弄脏了,看见这个字你就觉得很恶心。它从哪来的呢?他把两个字合并成一个字了。“臟”,这是古字,或者连月都不带,“藏”,这是我们古字里的脏(zng)。“髒”,这念“zng”。读古书的时候这俩字分得清清楚楚。

  第一,我们应该承认,这俩字是有区别的,不然古人为什么造出这俩字?第二,区别在哪?我意识到这个问题是在美国讲中医的时候,把咳翻译成cough还是把嗽翻译成cough?这俩有什么区别?然后我就去翻字典,咳,咳者嗽也。再翻嗽,嗽者咳也。男厕所在哪儿?女厕所边儿上;女厕所在哪儿?男厕所边儿上。没办法再往下深究了。

  为什么要深究?作为一个医生,要知道每个症状的病机是不一样的,病机不一样,治则就不一样,用药就不一样。我们不是为了研究字而研究字。我们上大学时候说,有痰叫咳没痰叫嗽。但咳也有干咳,你说有痰叫咳,那干咳叫什么?你说没痰叫嗽,京剧老生出场之前都要痰嗽一声,那是干嘛呢?

  中国人把这个症状分得很清楚:如果你是通过气管的震动,把气管里面不干净的气体、黏液、痰排出来,这叫咳;通过逆向运动把食道和胃里面的黏液排出来,那叫嗽。所以咳是肺的病,嗽是胃的病。所以我们中医说治咳要治肺,治嗽要治胃;脾为生痰之源,肺为储痰之器。

  我现在给很多病病,我说你先恢复知觉。“知”是学习防病养生的基本道理,而“觉”只能靠自己,谁都替代不了。什么叫觉?喝口水是冷的热的,吃个东西胃舒服不舒服,你应该是有觉的。动物但有觉,所以大部分活得很健康。我们现在无觉,动不动来杯冰水再吃饭,好吃不好吃不知道了,饱胀的感觉不知道了。

  你看美国出那么多大胖子,为什么?无觉。我治胃病,不怕你说“徐大夫我胃疼,我反酸,我胀气,我打嗝……”我怕那种一摸肚子冰凉,但这个人说吃嘛嘛香。这种人你赶紧去做胃镜。什么意思?家里着火了,报警器响了,这个人不是去灭火,他是把报警器摘了。

  同样道理,受伤以后冰块一敷,不疼了吧?那是觉没了,但是伤口还在啊。你看那些运动员,伤成那样,包括这次的刘翔。疼痛是人体报警信号,是要让你歇会儿,你却打针封闭接着跑。困了该睡觉了,喝罐红牛,接着熬。你看前几天又猝死了一个20多岁的小姑娘,开淘宝店熬夜。

  我们现在都是泛科学化了,都在相信仪器。其实韩非在两千年前就说:郑人有欲买履者,先自度其足,而置之其坐。至之市,而忘操之。已得履,谓曰:“吾忘持度!”返归取之。及返,市罢,遂不得履。人曰:“何不试之以足?”他说什么?“宁信度,无自信也。”我宁愿相信尺子也不相信脚。我们现在宁可相信仪器对自己的检查,也不相信自己的感觉。

  现在出现特怪的现象,一个人浑身不舒服,到医院查啥都正常。我们为什么不是根据人的感觉去治,而是要根据指标去治呢?为什么人制定出来的血糖、血脂、血压的指标要套到我们中国人身上呢?有多少人按照这样的指标在活着?

  你要是相信爷造我们的时候给我们匹配了很好的觉的体统,那请你它、关心它,不要糟蹋它。多少人一头热汗,一盆冷水就上去了;有多少电视里播,孩子满头大汗跑回家,拿杯冷饮“咕嘟咕嘟”灌下去,这都是潜移默化害人的广告。

  我们要觉到气,至少要练到你的手是热的。所以鉴别中医有个标准,就是给你号脉的时候大夫的手是热乎乎的,因为什么?气能过来。所以我希望大家能恢复觉,在觉的基础上去体会中医讲的气。

  再高一个层次,感,就不是低级的神经反射了,完全是触动了我们的。这种感我们称之为通感,是全息的,是一叶知秋,窥斑而见全豹的,甚至可以穿越时空的。再往深了说就有点了。也就是说通过只言片语,通过一点点你提供的信息,我可以知道你这个人的全态。这不是第六感,是人的本能,是每个人都有的。只不过经过几千年的进化,我们把后天的意识培养得太强大,把先天的本能丢掉了。

  感和觉的区别是什么?是深层次动心。以前流行一个段子:摸着老婆的手,好像左手摸右手,一点儿感觉都没有。我说用错字了。触觉还是有的,但是当年谈恋爱时怦然心动的感没了。这种感,如果看病的话能够体会到病人描述的的症状、体征背后的那个病机。说起来太容易了,但没有前面的认、识、知的积累,没有觉,没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很难上升到这个层次。

  最后,学中医的最高境界,悟。这个悟是多年的积累,意志的磨练,在刹那间的一个爆发,类似于讲的得道,类似于佛家讲的开悟。我们经常说,我说觉和悟是两回事,觉在前面,悟在后面。向来练佛的多成佛的少,这个境界很难达到。但是起码我们知道方向在哪。达到这个境界就是樊教授第一节课讲的天人合一的境界。

  《黄帝内经》说得很清楚,这种人是“呼吸精气,守神,肌肉若一”,还可以“于天地之间,视听于八达之外”,需要手机吗?需要飞机吗?从来是反对这种外来工具,讲究修身的。“宁可舍其巧而取其拙”。很多人看不起我们。三个指头看病能看好了,说明咱有本事。现在是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大家觉得你有水平,你把复杂的东西简单化大家认为你不值钱。这是一种什么社会?所以古人总结的那句话不是虚话:,正意,修身,齐家,,平天下。

  养生之道,其实是“生”加个“心”,即养性之道。一提“巫”,就说落后,就没想过为什么中国原始社会、奴隶社会能创造那么灿烂的文明。像天文、星象、历法、农耕、医学,其实都是“巫”。

  为什么很多人关心养生?首先它是个产业,好多人借此挣钱。养生一热后,多少人在卖书,多少人在卖药,多少人在卖刮痧板,多少人在卖茄子绿豆黄瓜?但没有人意识到养生背后透视出什么问题。就说当人疯狂的时候、的时候,有谁想过养生没?没有吧。那为什么现在养生这么热?一方面这是好事,说明人外在没有太高的理想或者兴趣追求,只能回归到自己。

  某些,是为了满足某种需要、某种目的,让人偏离人性。但是现在人慢慢地了,回归到以后,开始意识到生命的宝贵。首先是宝贵,进而更深一点,意识到内心也就是元神的宝贵。养生的层面是不同的,古人分为道、法、术、器四个层面,人的根器不同关注的层面也不同。普通人仅仅看重有形的和食物药物。能关注到无形的形而上的层面是养生之道。也就是养心和养神的层面。

  有的人的似乎没任何毛病,但是他的情绪、、感情一塌糊涂。身体似乎也挺好,但就活得不开心,觉得一天到晚没什么意思,就想,还有人想。居然还有人说药家鑫连捅人八刀是弹钢琴习惯了?这就是无心之论或者是诛心之论。

  我天天看病给人扎针,扎针也习惯了,我怎么不去?我怎么作为一个医生我是救人呢?通俗的说,和用的器具是一样的,动作幅度、频率也是一样的,区别在哪?区别是不是在背后人的心念上?在元朝者怕老百姓,强制老百姓家里共用一把菜刀,还拿子拴着。管得了刀,但管不了刀背后的人。为什么不去那些人的心呢?

  养生之道,其实是生加个心,即养性之道。别一谈看不见摸不着的事,就是主义,就让人不加思考地一提这事就反感。比如一提巫,就说落后,就没想过为什么中国原始社会、奴隶社会能创造那么灿烂的文明。像天文、星象、历法、农耕、医学,其实都是“巫”。

  所以我觉得今天人们看重养生,总比看重营生好。养生讲究自然规律,无为而治。营生讲究经营、钻营、蝇营狗苟。刻意不自然,极端的营生会生命。所以比起过去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舍生取义、杀身成仁,比起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来说这是进步。另外我希望养生能够更深入一些,深入到人的内心。

  讲所谓道法自然、无为而治,顺着天性去生长,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加一些人为的干扰或者悖逆,就不会造出很多疾病来。现代人无论身病、心病,原因在这里。有心和意,心是先天的本性,意是后天培养的意识,中医称之为元神和识神。有人活一辈子也搞不清自己是谁,就活在意识上。如果意识符合先天的本性,自然之道,就叫有德。

  老讲,道是,德字有人有心有人为。德符合自然之理,才得道、有德行。有些人到大病快死的时候,才想为什么得这个病?凭什么得这个病?没想到人得一个病也不容易,没有几十年一丝不苟孜孜不倦自然地那么去做,也得不了这个病。

  其实中医不是医术有多高明,而是了人自愈的本能。但人的自愈的本能在现代社会基本上被了,比如伤口吧,划一刀给你缝上,没想过自个儿能长上。一看有化脓感染就赶紧打抗生素,不知道自己有白细胞。商业社会发展到现在大都是在否定人的天性,给人加上后天的习性,塑造出社会需要的齿轮,需要的是一个人

  中医老在讲养生之道,也不否认几个活了一百多岁,但是中国人普遍的寿命就三四十岁。其实这主要是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有关系。但是还有一个问题,人老看生命的“量”的问题——活多少岁,却没考虑过生命的“质”的问题——人活得怎么样。

  生命的“质”体现在哪些方面?不否认人有七情六欲,而且应该得到基本满足,但是很多人把欲变成了纵欲,过度。可以统计一下历代吃得最好的,或者那些美食家都是疾病缠身,而且没有几个长寿。

  所以养生说嚼得菜根就行。没加调料就是一碗米饭,几个人吃得很香说明什么?说明人的自身化的能力很强,元气很足。元气不足了,老靠些调料、色香味刺激,老靠些好像是一样的东西刺激起,那就不是讲的正常的七情六欲了,是在纵欲。

  纵欲的结果把人的精血提前透支,吃完这个还得追求下一个更新的,就跟人吸毒一样,吃得没有那High劲了还得换毒品,吸入不行就得注射,肌注不行就得静脉。

  社会裹挟着一群人,着一群人,但是大多数都不是能做领头羊的人,大多数基本上都是跟着走。谁掌握了话语权,谁确立了主流价值观,大众就跟着谁走。

  现在的病是生活方式出问题闹出来的病,这种生活方式包括饮食、起居、情绪、习惯,包括人思维方式,现在大家都处于集体无意识,反正大家都这么做,我也跟着做。

  壓力的繁體字,是討厭的厭。说明从事您不喜欢做的事才觉得有压力。其次患得患失才有压力,让人守神,以恬愉为务,为功,不依赖身外之物,所以就没压力,你现在把我的一切都拿走我还会活得挺好,必须要想得开,很多人都是死过一次才想开的,之所以现在有压力,说明还没有想开,心态没放开。

  内心想得开,如果通畅,压力在你的身体里通行,它有它的进出渠道,这没事。就怕人纠结,在纠结的状态下再有压力,有两个可能,一个就是爆炸,身体内的;一个就是爆发,向外。

  失败不是成功之母,知错认错改错才是成功之母。先要“知”,这是意识层面的。觉呢?就涉及到常说的魄力,就是归魄管。感呢?归魂管,更深入了。意识到不对,意识到不对这个很省劲的,意识到这是个炉子这是火咱别碰它,这就够了,你非要烫一下,起个泡这叫“觉”,能让现代人接受的是恢复“知”,就像梁文道说我们在常识。现在连常识都是错的,人被商业利益的常识以后,普及常识就成为很重要的事了。

  比如是否需要喝牛奶?,比如每天是不是要喝八杯水?是否要补钙?猪油是不是那么坏而混合油是不是那么好?等等。

发表评论

用户头像